【狗粮暴击真是够了】

自从五月底我发小结婚以来,我小学的暗恋对象、我的大学舍友、我的初中同桌在这十几天内稀里哗啦地都结婚了OTZ……

你们是全都商量好了要一起来吗ヽ(#` - ´)ノ

结婚也要凑齐两桌麻将吗?掀翻麻将桌(/‵ - ′)/~ ╧╧ 

○ 我发小,不用说了,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我们分开太久了,久到小时候那个腼腆的她已经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变成独闯美利坚并成功扎根的勇者。小时候她也不是属于特别聪明伶俐的(但是很可爱),现在能从事IT行业真的是出乎意料,因为我在python上面就挣扎到要哭了…


--------------------------------------------------

○ 我小学的暗恋对象?其实是从幼儿园就开始了。我这人从小就是颜狗,对所有长得好看的男孩子都抱有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好感,这位只是其中之一而已。这位小时候眼睛很亮,皮肤颜色较深,一头小卷发很有异域风情。我们小时候曾就读同一所职工幼儿园,有次汇报演出的时候正好是男女主持人,我小学的时候把那时两人的照片剪下他的那一半,一直放在书包里背着。可惜他一直高我一个学年,从来都没有什么交集。我学过两年的拉丁舞,高年级的拉丁舞前辈有六对,他就是第六对中的男伴。可是作为低年级的小豆豆只能扯着自家男伴的手望着前辈流口水……我自然地去亲近第六对中的女伴以期能多多地在他们面前刷脸。她是个漂亮姐姐,名字跟他很像,人也很好。有次低学年的学生需要借高年级的课本来用,我就托她班上的同学帮我借她的课本,结果因为两人名字相像,最后到我手上的居然是他的课本。结果那天的课完全没听进去,就只盯着扉页上的名字发呆了。

后来我去了外地,这些就都搁置起来成为回忆啦。大学的时候没想到这位再次成为了我的学长,接新生入学的时候他好像作为志愿者/同乡来安置我了。他已经不复过去那么可爱,而我也从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变成了现在的眼镜糙汉,所以就无所谓了。一切都无所谓了。他带我到附近的超市买一些生活用品,为了减少这让我单方面尴尬的时间,我飞快地买好了所有的东西。他特别吃惊,说第一次见到女生买东西这么快的……那是因为我根本没挑好伐……后来在宿舍爬上爬下地铺床安蚊帐什么的也都是我尽力自己做,总之,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

后来到了英国又见过一次。好像是去参观了一下他租住的房子?可能是心境不同了,这些近年来发生的事情的记忆远不如小时候的那些深刻。看到他结婚的消息也就是有点感慨罢了。


--------------------------------------------------

 ○ 我的大学舍友之一。是典型的过着正常人生的一个正常姑娘。长得可爱身材苗条,那双大眼睛尤其动人。学习成绩好,性格开朗,人际关系也很好,自律,很有上进心,属于能硬拉着我往前走的标杆,一直给我正面的影响。她不是一个单纯的玩伴,可能没法跟她一起疯玩、刷剧、论腐、作妖什么的,但她是你能庆幸自己能拥有她做朋友的那种人。考试周的时候没有她刷图书馆复习,我可能也不会去复习;学英语的时候也是因为帮她练口语,反倒我自己感觉受益匪浅;晚上坚持做运动吃沙拉减重的时候也是她带着我,我一个人可能根本坚持不下来的,成功地把体重减到97去旅游了;申研究生的时候也是她一直鼓动我往好学校申请,虽然最后我失败了,也因此跟她分开,令人伤心。这份幸福绝对是她应得的,因为她一直在这么认真地过好自己人生的每一步啊。


--------------------------------------------------

 ○ 我的初中同桌。我刚转学到南方之后得到的同桌。脾气好(性格软可能是南方男生的标配),理科好但是文科不行,说话激动的时候会有点口沫横飞,讨厌当时最流行的黄瓜味薯片可我为了捉弄他经常趁他说话的时候一把塞他嘴里……因为绰号是冬瓜所以生日的时候得到了一个贴满全班同学的祝福便签的冬瓜作为礼物,而且那个冬瓜还是我跟同小区的同学好不容易搬到学校的,死沉死沉的,最后被他妈妈做成菜了。讨厌我喝牛奶因为之后口气会不好,导致我这一辈子都再没上学的时候带牛奶喝过。后来听说是学了电气方面的专业吧……总之是个可以相互diss但不会生气的好同桌。


--------------------------------------------------

虽然想单纯地祝福大家,但是也隐隐地感觉朋友们被更多人瓜分掉了,内心有点酸涩。嘛……算了,反正以后还有那么多别的人也要走上这条道路的。而我会在一旁见证。

评论(5)
热度(4)